乡村观察:关注农村土地确权

2014/10/8 16:53:33 0人评论 2769次浏览 分类:他山之石  作者:管理员

 

编者按:土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根本。农村土地确权,关系着我国现代农业的发展,也关系着亿万农民的切身利益。我国已陆续开展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的试点工作。目前这项工作在地方的推行情况怎么样?农民又是怎样的态度?实际操作中存在哪些问题?外嫁女、入赘男、返乡创业大学生的土地难题如何解决?开荒地、河滩地的土地权属如何确定?《新农村》周刊从本期推出相关报道,关注农村土地确权,敬请关注。

 “土地到底是哪个的?”

——解决纠纷,明确权属

土地确权登记之前,四川省眉山市青神县河坝子镇的农民卢安明对自家的一块地该归谁一直闹不太清楚。

“我们原来是张家山村五组的,2007年合村并组后变成了黄莺岭的村民。女儿嫁到外乡后,就剩下我们老两口,地也种不动了。2008年,我就把自家的一块承包田租给了组里。”卢安明说,这块租给村组的地,成了他心里的大疙瘩。

原来,这之后村里修路,占了一些村民的地。村组就把卢安明家的这块地补偿给了另一户村民。“你说说,这土地到底是哪个的?”201312月,青神县土地确权登记的工作组来到黄莺岭村做前期摸底调查。宣讲政策后,卢安明着了慌:一旦最后确权,就代表着土地的利益归属谁。平常和睦相处的两家人就这块田地的归属问题产生了分歧。

经过县、镇、村的多次调解,今年1月,两户村民最终达成共识:土地权属归于卢安明,租种期满后归还土地;由组里对被占地村民进行补偿。“多亏了土地确权,我再也不担心土地到底是哪个的了。”卢安明高兴地说道。

据了解,河坝子镇在土地确权登记工作中,共调解了因修路占地、二轮《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丢失、对调土地等原因引起的纠纷共1040多起。

四川省是国务院确定的全国3个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整体推进试点省之一,眉山市的确权登记颁证工作走在了四川省前列。目前,全市的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已经全面铺开,86个乡镇完成航摄,20个乡镇启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调查作业,5个乡镇基本完成,登记面积9万余亩。

“我一家5口人,长期在外头务工,原来家里有8.55亩的承包土地,早就流转给别人耕种了。但我最担心的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土地使用权属以后难以说得清楚,很容易引起纠纷。”眉山市东坡区花桥村3组村民何永华听了土地确权登记的政策宣传很是激动。“我先是委托亲戚帮我核实地块、面积、四至边界,后来又专程从深圳赶回来,直到自己核实清楚,完全认可,签字盖印才放心。确权证上写得清楚明白,心就像吃了‘定心丸’,而且土地流转、出租还有收益,真是太好了”。

说起土地确权的好处,眉山市东坡区土地乡党委书记刘正德说:“只要有土地确权的‘红本本’在手,吃下‘定心丸’的广大农民,无论家庭变故,还是外出务工,或是土地流转经营、土地征用补偿等,都会对自家土地经营权一目了然,既避免了不必要的土地纠纷,又有利于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

 “土地面积实际有多大?”

——摸清家底,心中有数

“以往的土地确权搞是搞了,但是土地面积没弄准,像我家的承包地原来口头认定是6块田,面积是4.2亩,这次经过航拍,精准计算,实际面积为5.66亩,比原来多出1.46亩,以往要是转包和流转,我就吃一亩多的亏。”眉山市东坡区花桥村村民徐孝文说,“下一步我种田或者流转土地的信心就足了”。

刘正德介绍,通过土地确权登记,摸清了家底,全乡共完成登记地块41815块,登记面积22692亩,较原承包面积增加5573亩,增长24.55%,登记率达99.9%。“我们和全乡3876户农户重新签订了土地承包合同,并将确权登记档案资料逐户整理归档,实现信息化管理,以后的土地流转管理工作更好做了。”

土地确权涉及农民的切身利益,眉山市提出了“九步工作法”——明确成立机构、落实人员、组织培训、宣传动员、摸清底数、建立登记簿、登记颁证、整理归档、总结验收等九个步骤,确保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步调一致。眉山市还在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工作中坚持依法依规、保持稳定、注重实效、民主协商、区县主体、严格保密等六条基本原则,充分动员农民群众积极参与,充分尊重农民群众意愿,确权登记颁证中的重大事项均经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大会讨论决定,确保确权登记颁证行为规范。

由于宣传发动工作到位,群众参与热情高涨,许多外出农民纷纷返乡,或委托亲友、邻居,配合当地工作人员,根据航拍地貌,认定好具体田块、四至边界、耕作面积,经过征求意见、反复核实,张榜公布,让农户认可,签字盖印。

在河坝子镇的试点工作中,总结出了“两到场两集中一委托”的工作方法。“两到场”是指作业单位在调查摸底和外业调绘时由熟悉情况的村民议事会成员(指界人)和承包农户到现场指界确认。“两集中”是指作业单位完成外业调绘、形成图文资料后第一次集中公示,让农户签字确认,针对第一次公示的情况修正完善后再次公示确认,并集中签订承包合同书。“一委托”是指外出务工农户无法亲自办理确权手续,需要委托在家亲属或信任的人代为签字确认和处置有关确权登记事项。??

卢安明说,镇上的这些做法,村民们都看在眼里,都晓得镇上是给大家办了实事。截至目前,河坝子镇农户签字确认率达到99.36%

 

 “外嫁女”“入赘男”土地咋解决?

——规范操作,完善法律

在土地确权登记颁证试点工作中,“外嫁女”、“入赘男”、返乡创业大学生的土地需求是难点,眉山市在实践中是如何操作的呢???

在青神县河坝子镇双龙村,回乡创业的“外嫁女”王霞正在自家的鸡棚里忙碌着。王霞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靠种地生活。2003年,王霞嫁到东坡区柳圣乡,因为户口迁出,按照村里当时的做法,土地必须归还集体所有,便在2006年向村上提交了土地经营权转让书,自动放弃了土地。

“我和丈夫在广东打了几年工,没挣到什么钱,也惦记着家里的孩子和老人,看到表姐在乡下搞养殖业挣了不少钱,我也就盘算着回乡创业。”王霞说,没想到土地成了“绊脚石”,父母的两亩耕地地处偏远,想和同村的村民置换土地也都被婉言拒绝。

就在王霞要放弃回乡创业的想法时,村上得知了她的情况,专门研究了她的土地问题,最后决定拿出两亩集体土地租赁给王霞,发展养殖业。2013年,王霞风风火火的开启了她的养殖之路,2013年出栏鸡20万只,年收入达15万元。如今王霞已经成了当地致富的带头人,“我还想着再和村上商量租两亩地,扩大生产。我在婆家没有地,如果村上能考虑我的实际情况,以后也能给我做土地确权登记颁证,那就更好了。”

据介绍,河坝子镇是青神县开展土地确权工作的试点乡镇,针对此次土地确权过程中出现的三类特殊人群,研究制定了办法。

——外嫁女和入赘男。对在迁入地未取得承包地的外嫁女,在本集体经济组织进行确权登记颁证;对在迁出地发包方已收回承包地的入赘男,在本集体经济组织作为家庭土地承包经营权共有人进行登记。切实保障外嫁女和入赘男的土地承包经营权。

——回乡创业大学生。大学生虽因读书外迁户口但依法享有承包地的,按照实际情况,依法确权登记,严禁非法收回承包地。各级采取各种激励措施,鼓励大学生回乡流转土地发展规模化、现代化农业。??

——全迁户和五保户。承包期内,承包方非全家迁入设区的市,转为非农业户口的,不得收回其承包地。五保户健在的,按二轮承包关系确权登记。在此次土地确权登记过程中,对存在争议纠纷和历史遗留问题的,先依法解决,再确权登记,否则暂缓确权。此外,充分发挥村民自治的作用,重大事项提交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大会或成员代表大会依法决策,切实做到民主、自治、合情合理。

眉山市农业局有关负责人还建议,应尽快修改完善相关法律,进一步明确国务院提出的“农村土地承包关系长久不变”、“现阶段,不得以退出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财产收益分配权为农民进城落户的条件”、“允许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向金融机构抵押融资”等在法律上的实现方式。

 

“四荒地”该归谁?

“四荒地”大多属农村集体土地,如何确权没有统一具体政策。

目前,各地对于农民开垦出的“四荒地”如何确权,还没有统一具体的政策。记者在安徽省滁州市采访时了解到,当地对于农民开垦出的河滩、荒地并不予确权发证,实际操作中依然由开垦的农民继续耕作。

滁州市国土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荒山、荒沟、荒丘、荒滩大多属于农村集体土地,有的就算空闲,可能也有其他规划用途,不能因为有人开垦耕作了,就给予其确权发证。但是考虑到农民在开垦过程中也付出了劳动,所以在没有其他利益冲突的情况下,当地提出了一个指导意见,不发放承包经营权证,但是可以仍由当事人耕作。

据了解,目前安徽的土地确权工作还没有进展到对四荒地进行确权,省一级也还没有出台相应指导政策,各地也只是按照各自情况进行试点。

记者了解到,在安徽,土地利用率相对较高,农民私自开垦荒地的情况相对较少。淮河岸边滩涂,会有人种植庄稼,水落则种,水涨前收,一般可以种一季,但是遇到洪涝灾情,淹了也就淹了,种植的农民也不会有太多计较。

但是,也有一些农民担心,如果对于自己开垦的荒地不进行确权登记,以后的利益如何来保证?自己种的地将来归谁,还能不能继续投入进行耕种?

对此,安徽省社科院副研究员顾辉表示,群众对于所开垦荒地确权发证的诉求可以理解,毕竟投入了时间、精力和金钱。如果没有权证的保障,对于开垦地的投入就可能打了水漂。尤其是今后每家每户的承包经营权都固定下来的时候,那些归属不确切的土地也有可能出现争抢的情况。

安徽省社科院农村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谢培秀坦言,目前各地对于土地确权工作都十分慎重,尤其是对于“四荒地”的权属问题,确实不应随意决策。如果简单操作,只要农民开垦荒地就给确权发证,其他的村民也会有意见,不符合公平原则。

谢培秀说,目前有种植荒地情况的,大多也有了较长时间,如果不确权发证继续由其耕种,同村村民大多也不会有意见,这属于民间约定俗成的一种情况,一般不会有冲突。但是对于可能导致的利益纠纷,也应当有警觉。

开荒地确权涉及群众利益,要慎重稳妥,不要搞“一刀切”。

“对于农民开垦的荒滩、荒地要进行详细的区分,确定其性质,再决策其归属。”谢培秀提出,对于那些应该退耕还林的荒丘、开垦后改变河流走向会影响防洪安全的荒滩或者是农村集体预留用作其他规划的机动用地,开垦的话不符合政策法律、生态安全的情况,在土地确权过程中不仅不能够给予确权,还应当收归集体。

谢培秀说,而对于那些不属于已经预先进行规划的农村集体机动地,开垦后也不会造成生态危害的情况,可以考虑优先照顾开垦者的劳动,仍由其耕种,但是否给予确权发证,还需要进行详细论证。“比如说,不能与其他利益方存在冲突,同时在村民议事会上,2/3以上的村民同意等。”谢培秀建议,最终决定的权力应当交给村民,按照村规民约,由村里协商解决。

顾辉表示,对于开荒地的确权涉及群众利益,理当慎之又慎。既要依照现有的法律政策,又要最大程度地兼顾群众诉求。如果最终收回群众自己开垦的土地,只要开垦行为不违背法律,应当给予合理范畴的补偿。

采访过程中,专家们都提到,对于农民开垦荒地的确权登记问题,切忌不加区分“一刀切”,执行一个政策,可能会影响农民积极性,也可能造成新的矛盾。出台指导性意见,由村民议事会协商解决,实现交权于民,是较好的解决方式。

“土地四至”如何清?

“土地界限清晰了,以后流转地就不会扯皮了”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谁还能不知道自家承包地面积有多大?初秋时节,记者深入江西乡村,发觉这个问题真还是个事呢。

今年51岁的杜东明,家住江西省上高县泗溪镇杜家村。“刚开始说要搞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我觉得没必要,乡里乡亲,村里的地种了几十年,谁家还不清楚是谁家的?”

实际测量结果让村民们服气了,原来全村统计1833亩水田,如今变成了1997亩,多出了164亩。

“原来都是拉着皮尺量下,不规则的田地,靠着经验估算下,没想到数字差这么大。这多出的一亩地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一亩地各种补贴加起来187元,如果流转出去,租金也有四五百元。”杜东明高兴地说。

记者在采访中看到一本2004年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四至非常简单,比如,东至小河,西至马路,北至柏树等等,“当时好多都是坐在办公室编出来的。”一些村干部这样说。

“以后流转就不会扯皮了,”杜东明指着村委会墙上的“鱼鳞图”说,“现在每家每户的田测量后,有坐标,乱不了。”

杜家村村支书杜小虎介绍,今年3月村里在谢家小组率先试点,全面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目前,杜家村全面完成摸底调查、耕地测量、地籍示意图、农户承包地位置图绘制、签订土地承包合同等工作,村民们都很拥护。

据了解,一个村子里的土地“四至不清”问题相对好解决,相邻村子之间的地块儿有时难以划分。泗溪镇的漕港村和胡家村有一块相邻50亩的插花地,由于四至边界不清,归属是个头疼事儿,县乡多次调解都没有结果。

“把土地四至问题弄清,表面上看是个技术问题,实际上是个群众工作方法问题,群众参与是核心。”上高县委书记刘平深有体会。

“四至不清”原因复杂,工作做细致,群众才会满意

土地四至为何不清?

记者调查中发现,政府工程建设征用土地,使得田块界线发生变化;农村内部自发调整农田过于频繁;历史登记不清等都是造成土地“四至不清”的因素。

杜小虎告诉记者,1998年搞二轮承包确权颁证,那时种田负担重,很多村民都不愿种田,有的把田送给别人种,有的交给集体处理甚至抛荒。2006年取消农业税后,耕地变得越来越值钱,自己不愿种的,租给别人种也可以收租金,原来不愿种田的农民纷纷把田要回来,这时就产生了很多矛盾。

2004年,江西不少地方又对二轮承包进行了确权颁证,产生了一系列二轮延包时遗留问题。由于大部分地方土地流转不规范,只有口头协议,没有书面合同,村小组在确权时没有与土地流出方沟通好,把这种土地流转行为视为转让形式,将当时出让方的承包土地确权到受让方。还有的承包合同签署得比较马虎,只登记了农户承包地块中面积较大的土地,其他零碎地块没有登记,导致有的面积不准,地块四至不清。

在那些外出务工人员多、土地抛荒严重的地方,本轮土地确权工作量较大。在南昌县泾口乡,记者发现不少“四至不清”的问题都是土地经过多次流转之后,没有清晰的凭证和协议,村委会、承包方、流转方都说不太清楚。

“土地确权登记颁证涉及群众的切身利益,必须把工作做细,只要充分尊重群众意愿,就不会有激烈的矛盾冲突。”刘平说。

上高县以“确实地、赋真权、准登记、颁铁证”为目标,引导推选村民代表组成确权理事会,确保每个环节都有95%以上的群众参与,并经2/3的群众同意。尊重农民意愿,充分发挥农民群众的主体地位,科学制定行之有效的风险预案,保障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在法律法规和政策的框架下有序开展。

在上高县泗溪镇圳背村,记者与村民杜在水、杜章亮聊起土地确权。“我们村子325人,只有247亩地,离镇上非常近,我们开了会,一致同意不搞每家每户的四至图了,确定后反而矛盾集中,谁家靠近墟镇?谁家远离中心?”

考虑到城镇建设发展规划、交通路网规划等相衔接,为今后发展留有空间,上高县决定这些土地实行确权确股不确地。“如果地被征,全体村民按股份分红,大家都没意见。”

“干部讲得清、农民听得懂、确权行得通”

铜鼓县带溪乡西村村20%以上的村民都在外打工,怎么办?

“村里以传真形式给我发了一份《土地确权委托书》,荷香书记打电话给我,要我确定一位委托人。”在浙江温州务工的村民胡晓雄说。

原来,该村针对村民在外务工人员多的情况,通过发电子邮件、传真、电话协调等方式,由村民确定一位委托人,并在委托书上签字、按手印再传真到村里。

西村村支部书记李荷香说:“方案制定前后,每天打进打出的电话100多个。”几天内,全村50多户外出务工人员,都像胡晓雄一样签订了委托书,确定了委托人。

土地摸底要落实户主信息、家庭成员信息、地块数、各地块面积和四界等,登记要细致,工作又繁琐。而西村村大都是山田,田块面积小,超过一亩的寥寥无几。有的村民一家几口人,田块数有三四十块。

该村干部与理事会成员一起翻山越岭,对农户田块实地确认,晚上则一起填写摸底表,有时工作到深夜一两点。

“土地确权就是要把承包地块、面积、合同、权属证书全面落实到户,实现‘四相符’和‘五到户’,即承包面积、承包合同、经营权登记簿、经营权证书相符合;承包地分配到户、承包地四至边界测绘登记到户、承包合同签订到户、承包经营权证书发放到户、基本农田标注到户,进而建立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管理系统,实现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管理信息化。”南昌县农业局经管站站长樊小平介绍说。

上高县农业局局长胡周文介绍,上高坚持“保持稳定、依法依纪、因地制宜、民主协商、注重实效”五项原则,保持土地集体所有权不变,家庭承包权不变,用地性质不变;严禁借机打乱原承包关系重新调整,严禁非法收回农民承包地,严禁加重农民负担、借机向农民收取任何费用。同时按照上级制定的工作流程图,结合实际、精心操作,确保程序公开透明、阳光操作,做到“调查摸底全面化、试点过程公开化、确权颁证一体化、档案整理规范化”。

土地确权,吃上“定心丸”

“这地以后不管谁种、咋种,承包权都是俺家的,一看证就能找回来。”刚从合作社拿回6500元租金,临清市刘垓子镇刘垓子村农民刘桂芹甭提多高兴了。

其实,刘桂芹老早就想把地流转出去。可盘算来盘算去,她还是放不下心。“5亩地分成了8块,村南村北都有,后来又跟村里人换了地,时间一长自己都搞不清。这要是再流转给人家,以后找不着咋办?一家人吃啥喝啥?”

在山东,农村土地流转面积已经达到2283.2万亩。促使刘桂芹们下决心的,正是眼下推开的农村土地确权颁证工作。它像一颗“定心丸”,让越来越多的农民不再被土地束缚,并开始享有更多的财产权利。

权属不清发展难行

确权颁证,解开农村经济发展和农民发家致富的“扣”

“这地是俺垦出来的,你凭啥种?”村民鲁树贞一脸怒气,质问挨着种地的李振法。

“凭啥说这地是你的,给俺拿出证据来!”李振法毫不退让,一句话把鲁树贞噎了回去。

鲁树贞和李振法的承包地中间,原本有一条简易水渠。后来,鲁树贞将水渠填平,当成了自己的承包地。这下惹恼了李振法,非要也占上一部分。

在沂南县辛集镇李家屯村,因为这几分地的事,以前关系不错的两家人成了仇人。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权属不清,矛盾就势如水火。

“权属都闹不清,何谈土地流转?”搞了多年的农村信访工作,东平县农业局土地承包管理科科长兼信访办主任谢德璋,为调处农村土地纠纷没少费心思。

随着农业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等新型农村经营主体的出现,更多的问题逐渐凸显。最让他们犯愁的,是手里有地有房无法抵押,只能望银行贷款兴叹。

章丘市绣惠镇太平村的种粮大户张保华,几年前为从银行贷3万元,东奔西跑费了不少劲,也只能以担保的方式贷出来。从那以后,张保华哪怕把发展速度放慢一点,也不愿再去求银行。

“土地是谁的都不明确,怎么可能作抵押?其中的风险谁来担?”临沂市农工办主任李宗宝坦言,银行也有自己的苦衷。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稳定农村土地承包关系并保持长久不变,在坚持和完善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前提下,赋予农民对承包地占有、使用、收益、流转及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权能,允许农民以承包经营权入股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

实现的路径,便是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其基础则是确权登记颁证。

2008年起,山东省全面推进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截至目前,全省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建设用地使用权、宅基地使用权确权颁证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从2013年开始,又推进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全省137个县市区已全部开展试点,计划比国家提前两年完成任务。

革命老区沂南,是山东省较早开展试点的地区。县委书记刘淑秀认为,“通过产权交易,把农民手中的土地由资源变成资金甚至资本,就能解开农村经济发展、农民发家致富的‘扣’。”

图解实测依法依规,经得起历史检验,扛得住农民质疑

确权,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许多干部担心:二轮延包时,有些村子没有按要求把地全部分给农民,一确权露馅了咋办?农业部门有顾虑:确了权颁了证,土地势必要加速流转,“非农化”“非粮化”的问题怎么管?基层政府犯难:现在征地拆迁就难上加难,以后搞建设岂不寸步难行?……

阻力不少,各有各的“小九九”。但只要符合农民的利益,这事就得干!

山东省委、省政府要求,各市、县(市、区)、乡镇自上而下成立以农业、财政、国土、档案、法制、金融等部门为成员的农村土地确权登记颁证领导机构,并明确村为实施主体,乡镇为责任主体,县级党委政府负总责。

有些地方测算,一亩地的确权费用要40多元钱,这样一个县至少就得四五千万元,全省就是几十亿。

既不能向农民收钱,也不能给基层添负担。山东省创新性地采用“图解+实测”的方法,把一亩地的成本降到十几元。利用国土部门提供的“全国第二次土地调查”影像图进行调绘,依据各村提供的原始档案资料,将每个村界范围内的土地分解到户。与每个农户核对后,凡是对调绘面积有异议的,再进行实测。

“过去分地,全村老百姓都到场,用尺子一点一点量,怎么着都有误差,现在有影像图,有精密仪器,谁家的地多大、在哪,电脑数据说了算。”参与确权工作两个多月,东平县梯门镇花篮店村会计孙长礼摸清了里头的“门道”。

但是,实际操作起来,问题还真不少。有些农民通过开荒,将承包地面积扩大了一些;放弃承包地的外出务工农民,听说确权就跑回来要求承包权利;有的村庄租赁家庭承包地,建起了公益事业……

稍有不慎,就会引发矛盾,甚至影响农村稳定。山东省明确一个理念:坚持以承包合同或原经营权证书为基础,依法依规进行确权;对于法律政策依据不充分的,按照“一村一策”的原则,由村民自行协商解决。

为保障农民对确权登记颁证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山东要求对有关政策、实施方案和调查摸底的所有数字、图表进行公示。第一榜公示初步结果,由村民自己核对是否准确;第二榜公示确认修正后的结果,接受全体村民监督;第三榜公示确权登记机关最终确认的结果,据此颁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农民的每一块承包地都划定了坐标,在空间位置上实现了‘绝对定位’。”山东省委副秘书长、农工办主任王泽厚表示,这项工作要经得起历史检验,扛得住农民质疑,杜绝“夹生饭”,走“回头路”。

土地流转盘活经济,抵押可贷款,入股能“分红”

确权登记颁证后,农民手里的证不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宅基地使用权证、房屋所有权证。

“就凭这几张纸,能盘活土地资源?能从银行换来钱?”在沂南县辛集镇荣成村,从一开始就对确权颁证嗤之以鼻的张光亮,打心底里怀疑这几张证书蕴藏的巨大“能量”。

谁知没过多久,张光亮却自发当起了确权登记颁证工作的宣传员。原来,张光亮的儿子在镇上做手机生意,急需资金周转,借遍了亲朋好友却没有凑齐。实在没法子的张光亮拿着刚刚到手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赶到辛集镇农村信用社碰碰运气。

“死马当活马医,看看这证是否真如所说能抵押贷款?”一周之后,3万元贷款到账,这让张光亮彻底服了气,“还真小看了这几张纸,手里握着它们,就是握着真金白银哩!”

过去,农村土地和房屋囿于集体性质不能抵押,农民贷款只能走联户担保,门槛高、利率高成为最大障碍。现在农民以土地权证作为抵押,就能从金融机构贷款,而且利率低于同期银行商业贷款。

在山东省大部分地区,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林权、滩涂水面养殖使用权抵押贷款已全面推开。统计数据显示,全省各类农村产权抵押贷款已达162.5亿元。

确权颁证之后,越来越多的农民开始参与土地流转。目前,山东省承包地流转面积达2283.2万亩,发展农民土地股份合作社3374家,入股土地219万亩,涉及近30万农户。

“一家三五亩,散落七八处,过去想流转连片的地,难着呢,总有几家谈不拢。”沂南县双堠镇和平村党支部书记沈树河觉得,根子还是在农民对土地的感情,“他就怕以后不是自己的地了,现在有了证,一个星期300亩土地就流转到位了,要放在以前三个月也搞不成。”

如果农民想把“地权”卖个好价钱,还可以到面向山东全境的齐鲁农村产权交易中心。“有了交易平台,有利于完善市场交易和运行规则,可以推动农村土地资源配置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潍坊市委书记杜昌文说,这有利于加快建立“归属清晰、权责明确、保护严格、流转顺畅”的农村产权制度。

确权颁证之后,山东在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方面的探索渐入佳境。不过,由于新一轮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大多是基层自发改革,动因各有不同。中央和省一级尚缺乏统一的指导性意见,各地在思想认识、指导原则、政策界限等问题上并不一致。诸如农村土地承包年限、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认定、改革范围和路径、股权设置管理等问题,亟须进一步破题。

记者手记

有了证,才能放心进城

每次到农村采访,与农民聊天,总是会被他们的执着与坚韧所感动。尽管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种地并不怎么挣钱,但对土地的深厚感情,在他们的身上始终存留。

进城务工的农民,同样如此。

数据显示,山东省现有农民工2381万人,约占全国农民工总数的1/10。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在外务工多年,甚至举家进城。但从去年的情况看,整个山东省办理城镇落户手续的农民工数量仅有10万人。

巨大的反差背后,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放不下故乡的“一亩三分地”。一位专门回家办理土地确权证书的农民工坦言:城里生活成本高,农村老家的5亩地不能丢,流转出去一年5000元,说是不多,却是块固定的收入,万一哪天城里呆不住,就算回家也不慌。

让农民工安心落户城镇,就得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这些年来,各地都在出台政策,从住房到医疗,再到子女的就学,努力让农民工享受与城市居民同等的公共服务。山东的不少城市,已经将农民工纳入住房保障范畴,并确保他们的子女有学上。

但显然,在推动农民工进城落户方面,还有不少工作要做。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切实保障农民的财产权益。从去年起,山东积极开展土地确权颁证工作,解的就是农民的“忧”。山东还专门出台意见,强调农民工落户城镇可保留宅基地、承包地,不得强制或变相强制收回。

在先期试点的沂南县,农民拿到了政府颁发的三大“铁证”: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宅基地使用权证和房屋所有权证。这3个盖着鲜红印章的证书,让农民可以对自家种的地、住的房,以一种从未有过的形式表明自己的权益。

将农民的财产权利确立下来并颁发权证,在缺乏顶层设计细节的背景下,或许制度红利还未显现。但仅仅是这个确权颁证的过程,就是对村庄内外的重大经济关系进行的一番刨根问底式的重新梳理和调整。农民到手的权证,其厚度与分量,远不止这几页纸。

土地确权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这将为下一步土地流转和上市交易打基础,让农村产权要素“流动”起来,把部分农民“解放”出来,把农村“口袋里”的生产力释放出来。可以想见,带着土地确权证书进城落户,将会成为不久之后城镇化过程中的“时髦”之事。